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977575a.com > 正文内容

捐赠器官的感人故事

发布日期:2019-09-11 23:59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接到德州乐陵周长宇的信是在12月16日,这天是他女儿周越去世三周年纪念日,周长宇选择在这一天向我们表达心愿:向13岁的女儿学习,死后捐献自己身体的所有器官。

  □3年前,13岁的周越不幸患了白血病,小姑娘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最大的心愿就是把遗体捐献给医疗研究机构,她想通过研究自己让更多的人不再受白血病的折磨。后来她的愿望实现了,就在遗体被接走的那一刻,父亲周长宇下定决心,死后他将把全身器官捐献出去。

  □但周长宇的愿望一直没有实现,他为找不到专门的机构来受理这件事情而苦恼,周长宇说,如果这个心愿实现不了,他这一辈子都不会活得安心

  周越,一个非常聪明上进的小姑娘,是班里的班长和团支部书记,2001年2月13日发现病情,2月16日确诊为白血病,12月16日去世,12月17日遗体被山东医学院遗体捐献接受中心接走……

  重提这段往事,无异于用刀子割周长宇的心,但周长宇坚持要说下去,他说忘不了女儿三次恳求他同意捐献遗体的情景,他说他做出这个决定,就是因为不能给女儿脸上抹黑。

  周越第一次提出捐献遗体的要求是在2001年8月,那时候她在天津血液病医院住院治疗,在乐陵市工商银行工作的周长宇周末赶过去看女儿,女儿趁妈妈出去买东西的机会,一本正经地对父亲说:“爸爸,我想求你一件事情。”

  周长宇以为女儿想要吃的或者穿的,就满口答应下来,想不到周越竟然说:“爸爸,你看看我写的日记,我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但我知道很多人都在关心我,我想捐献遗体,报答这个社会。”周长宇一听这话,眼泪直在眼眶里转悠,他说:“孩子,这事咱慢慢谈,别着急。”周越一听急了:“到我不行的时候,那就晚了。”

  周长宇说他第一次听到女儿的恳求时,当时压根就不同意女儿的想法,当爹妈的怎么能舍得呢!

  2001年10月,周长宇到医院看女儿时,正碰上天津电视台记者来医院采访别的事情,周越蹦蹦跳跳地跑了过去,她很认真地对记者说:“阿姨,我得的是血癌,我要真有不幸,我想捐献自己的遗体,我不想白白地烧掉,一点作用都没有。”电视台的记者惊呆了,而躲在一边的周长宇只能把眼泪往肚子里咽。

  周长宇第三次听到女儿提出这个要求是在2001年11月,当时周越病情已经恶化,甚至医院都放弃治疗,让她回家过完最后几天。在家里,每当周越疼得受不了时,她就会喊:“爸爸妈妈,我提这个要求你们都满足不了吗?我死了烧成灰,你们抱着我的骨灰哭有什么用?你们真要想我,心里有我就行了……”

  在女儿三番五次劝说下,周长宇和妻子抱头痛哭一场,最终决定满足女儿的愿望。

  2001年12月16日晚上,13岁的周越走完了她短暂的人生历程,直到她临死前,她还念念不忘地说:“把我捐出来,就可以做研究,别的孩子就不用受这个罪了……”

  12月17日,周越的遗体被山东医学院遗体捐献接受中心接走,望着女儿渐渐远去的身体,周越立下誓言:女儿这么小就有这么高的境界,做父母的不能给女儿脸上抹黑,我要捐献骨髓、捐献身体所有器官。

  女儿死后一个月,周长宇就来到山东省红十字会做了骨髓配型,他随时等待着和他配型成功的白血病人来找他。

  女儿的遗愿让周长宇彻夜难眠,他干脆辞去工作去了北京,在那里,他和中国红十字会、中央电视台一起搞一些公益活动,宣传白血病及其他疾病的防治工作,这一干就是一年半。

  去年6月份,周长宇从北京回到乐陵。去世一年多的周越仍然像活在这个家里一样,她所有的东西都摆在原处,一尘不染,回到家的周长宇越来越感觉对不起女儿:当初答应她的誓言只实现了一个,女儿在地下会不会以为爸爸爽约了?

  在周长宇的信里,他是这样写的:“女儿这么小就有这么高的境界,我一个成年人,为什么不能抛弃世俗的想法呢?人死了,白白烧掉太可惜了,还不如把眼角膜、肾脏、肝脏这些有用的东西留下,也许会给别人带来光明,带来幸福。人活在社会上,不能老想着自己,这个社会是个整体。”

  “将来不管谁用了我的器官,不要告诉他们姓名,不要让他们知道我是谁,只要他们能看见光明、能活下去就好,女儿能做到的事,为什么我不能做到呢?”

  周长宇说,如果他的愿望实现了,他希望将来他的墓碑旁能植一棵树,树是常青的,是有生命的,那比冰凉的骨灰要有意义。

  说完这些,周长宇又打开了电脑,女儿没有给他们留下抱着骨灰哭的机会,每当他想女儿时,就会打开电脑看看当初媒体报道女儿的文章,听听采访女儿的录音,听着女儿稚嫩的声音,周长宇在心里对女儿说:孩子,爸爸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

  回到乐陵,周长宇一边做生意,一边联系捐献器官的事情,但他没想到,管家婆彩图自动更新,他的心愿实现起来那么难。

  周长宇往当地医院打电话,医院的人说:“周越的事现在还难受着呢,你还要捐!你看乐陵有一个捐的吗?你就别瞎想了。”

  周长宇不死心,他往乐陵、德州的红十字会、卫生局打电话,有的表示不理解,有的则告诉他不知道这事该由哪个单位办理。

  周长宇又去跟朋友打听哪里能办理遗体捐献,只要他一提这事,朋友眼神就变得怪怪的:“你没病吧?”

  更让周长宇难受的是,社会不仅不认同他捐献器官的想法,甚至对周越捐献遗体的做法也认为是别有所图,曾经有亲戚当面质问他夫妇俩:“你们两口子是不是太狠心了?孩子死了还把孩子给卖了,人家给了你三万两万,还是十万八万?”

  周长宇已经不愿意再跟别人解释他的心愿,别说周越捐献遗体一分钱没有,就连公证费原本也是要自己掏的,只不过公证处的人看他们情况特殊特意给免了。

  周长宇做这些事时,一直是瞒着妻子的,他曾经和妻子谈过一次,但妻子当场哭了起来,她说:“周越刚走了,你又这样,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直到两个月前,他的一个好朋友在车祸中丧生,看着朋友被碾烂的尸体,周长宇心里特别难受:人随时都可能出现意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走了,万一出点意外,这个心愿可能就永远实现不了了。最终,他选定12月16日这个特殊的日子,给我们“特别心愿”写来一封求助信。

  写完信后,周长宇跟妻子一起吃晚饭,他庄重地告诉妻子:“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死后捐献器官,希望你能答应我。”

  在磨了整整一个晚上之后,妻子终于答应了,她说:“看他这么执著,我就知道拦不住,这样也好,将来让儿子学父亲、学姐姐,也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英国一名5岁女孩先后被诊断出肝衰竭和肾衰竭。接受完父亲的肝移植和母亲的肾脏移植后,女孩终于得救。

  贾丝明·米尔扎家住汉普郡法恩伯勒,仅7个月大时被诊断为肝衰竭。她的父亲苏赫拉卜·米尔扎不想一直等待器官捐献者的出现,决定把自己的部分肝脏移植给女儿。

  移植手术在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医院进行。38岁的苏赫拉卜将自己30%的肝脏组织移植给了女儿。小姑娘在药物治疗下身体开始好转。

  然而,2007年,米尔扎一家遭受新的打击。由于长期服用肝移植抗排异药物,贾丝明开始呈现出肾衰竭症状。

  母亲凯茜·洛克不得不一周四次带女儿去医院接受透析治疗。等待匹配合适的器官可能要花费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苏赫拉卜再一次主动为女儿捐献肾脏,但经检查父女肾脏不匹配。

  33岁的洛克也主动提出捐肾,并被列为捐献者之一。去年10月的一天,伦敦盖氏医院的医生用3小时摘下洛克的一个肾脏。肾脏随即被送往城市另一端小贾丝明所在的圣托马斯医院。她的手术持续了10小时。

  英国《每日邮报》20日报道了这一感人故事。《每日邮报》说,正如天下大部分父母一样,米尔扎夫妇愿意为女儿付出一切。

  米尔扎夫妇说,能让女儿过上正常生活使他们倍感欣喜,手术巩固了他们之间的纽带关系,“有机会为女儿做点事情,看到她逐渐好转实在令人欣喜”。

  “她现在更加是我们的一部分,”苏赫拉卜说,“作为父母,我们总说愿意为孩子奉献自己的身体。我们做到了这一点,感到很开心。”

  但拯救女儿的过程充满了不安和艰辛,如洛克和贾丝明接受手术时,苏赫拉卜内心忐忑不安。“内心总有一种担忧和恐惧。可能手术会成功,但也可能我会同时失去妻子和女儿,”他说。

  尽管手术后小女孩仍需要每天吃药,而且终生不能饮酒,但这个迄今四分之一生命在医院度过的女孩已经返回北法恩伯勒幼儿园上学。

  现在惟一能看出她生病的迹象是鼻孔插有鼻饲管。米尔扎夫妇希望女儿尽快康复,不再使用鼻饲管。

  2010-04-27展开全部图片故事:儿子身患绝症 爸爸欲捐器官 8岁男孩留爱人间

  王任之轻轻为儿子掖了掖被角,一抹阳光从门口斜射进来,倒映在儿子 王正豪乌黑的眼睛里,好像两颗永恒的星星。每当王任之一家人看到这 对星光,眼泪总也忍不住地落撒衣襟,因为,在儿子的枕边,一本红十 字会颁发的遗体捐献荣誉证书静静地摆在那儿,他们一家人只能把这对 星光忍痛装进心里。

  今年8岁的小正豪家住河东区刘店子乡王十二胡村,一年前,王任之夫妇 发现聪明活泼的儿子视力和听力开始衰退,四处求医后得到了一个残酷 的现实:小正豪被确诊为儿童隐性遗传病。这种只有二十万分之一发病 率的疾病一般在七岁时才到发病期,且目前在国内无法治疗……

  没过多久,小正豪的病情开始恶化,连说话和吃饭都成了困难。今年5月 ,再也经受不住病痛折磨的小正豪开始长卧病床,由于无法进食,身体 瘦的仅剩10多公斤,全身萎缩已经严重变形,黑暗和寂静填充了他的全 部童年世界,只能静静地等待死神的到来。

  一年多的操累,这位37岁的父亲已经半头白发,靠三亩田地和贩卖青菜 储蓄的几万元也花的干干净净。得知儿子治疗无望后,王任之不愿接受 任何好心人的捐助,他希望这些爱心应该送给更多的还有生命希望的人 ,香港马会奖开结果直播。但他依然期盼着,有好心人能帮小正豪找到一个治疗的好办法,只要 还有一丝希望,他都会全力挽救儿子……

  看着日益消瘦的儿子,今年10月,王任之决定待儿子去世以后,把眼角 膜捐给需要光明的人,再把儿子的遗体捐献出来,对国家研究这个罕见 的疾病作点贡献,研制出治疗的方法,让更多的患者尽早迎来希望

  一名普通的家庭,每人死后都捐赠器官,尤其是眼角膜!首先捐赠器官的是美国作家琳达@里弗斯的母亲。然后,这种美德就一代一代的传下去!!!!!!!!!

  展开全部一位捐献者,五个器官,六人得救。金省的生命在遭遇不幸之后继续在世间延续,人们在感动的同时,又一次看到了器官(遗体)捐赠的巨大作用。

  随着当代医学的不断进步,对人类遗体器官的充分利用,已经成为帮助病患重获健康甚至生命的重要手段。

  以往,由于某些传统观念的影响,响应捐赠号召的民众尚显不足。随着时代的进步与发展,越来越多的民众已认识到这是一件乐于自己,惠于他人的好事。但就目前而言,我国的器官捐赠工作依然面临着供体不足的局面。据广州市红十字会在广州12个区县所发放的1300份调查问卷显示,市民对于捐献骨髓、遗体、器官的认同率为82%,但愿意捐献者只占56%。因此,这项工作依然任重而道远。

  此外,由于目前我国尚未出台统一的器官捐赠法,这给该项工作在法律层面上带来了一定不便。因此,对于捐献器官工作的法规支持,也亟待加以落实。

  “1:6”的数字在提示大家:这项工作必须大步向前,全面推进。唯有这样,才能帮助更多痛苦的病患;唯有这样,才能告慰更多的像金省这样善良的捐赠者。

  武汉同济医院著名专家陈忠华教授说,因车祸不治的18岁湖北天门女生金省捐出的5个器官已成功让6人受惠,金省捐赠的器官不仅创造了我国史上个体捐献器官数量最多的纪录,也创下了受体移植成功数的最高纪录。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湖北天门的18岁女中学生金省今年9月2日不幸遭遇致命车祸,其父母遵其生前愿望将其器官捐出。金省当时捐出了肝脏、肾脏、角膜等共5个器官。目前,相关6例手术均告成功,其中一片角膜切割后先后移植给两位患者。

  6日上午,陈忠华教授专程来到天门市,看望了金省的父母,并告知了的相关状况:金省的肾脏、肝脏及眼角膜等5个器官使两位尿毒症患者、一位肝癌患者及三位失明患者等6人获得新生或重见光明。陈忠华还代表中华医学会学分会、同济医院研究院为金省颁发了荣誉证书。

  陈忠华介绍,接收者包括:一位刚刚大学毕业的21岁荆州籍女尿毒症患者,一位结婚才一年的29岁宜昌籍男尿毒症患者及29岁的上海籍男肝癌患者。此外,还有深圳的张某、徐某和丰某等3位失明青年。